风影娱乐八卦资讯|The Hyper Modern!

明星娱乐新闻
让您与明星有全方位的接触
风影娱乐八卦资讯-报道最新、最热、最前沿的娱乐新闻资讯!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

更新时间:2019-11-09 14:31

一条热搜的“诞生”:演员吐槽流量至上,陈凯歌说没必要抨击流量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1)

最新一期播出的《演员请就位》,黄宥明站出来“手撕”流量偶像,公开吐槽有些导演和制片人选演员的标准,并不是演员的演技,而是关注这个演员是否有流量。

“流量至上,演技作配”,黄宥明此话一出,节目还没播完,他的言论在网上就迎来一大批的叫好声。

当时坐在台上最大咖的导演陈凯歌也有话说:流量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东西,以当前的电影市场来说,没有演技是万万不行的。但流量是投资者盈利的一个指标,没有必要把它作为一种现象加以抨击。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2)

黄宥明和陈凯歌导演的言论,明显都没毛病,但有一点毋庸置疑:第二天的热搜肯定“安排”好了。

“天下苦流量久矣”的号子,大家已经喊的够多了,节目上再狠狠的“捶”一波流量,节目的话题热度自然又了保障。

只要有争论,就有话题,只要有话题,就有流量。

对于综艺而言,“梗”想出圈其实多少有点听天由命的成分,那么比较保险的一个做法便是:找已经有黑料/负面印象的公众人物,来进行僵硬洗白。

《演员请就位》第一期就是这一套路的典范代表,尤其是首期在小四同学身上的话题制造堪称“教科书”级,我们可以就这一期重点分析一下,一个话题是如何“就位”的。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3)

第一步:确立现有人设标签,判断洗白是否对节目话题度贡献价值

《演员请就位》这个导演当导师带一群小透明+半透明演员进行演戏的操作,按理说应该是向观众展现“专业导演和专业演员的专业过程”。

演员作为节目“选手”属于成长型角色,所以观众可以原谅浑水摸鱼的存在。但导演不同,导演在遮挡节目里扮演着“导师”角色,理应有公认的专业性。

节目组选择颇具争议的郭敬明,便让这档节目“炒热”“炒火”的野心暴露无遗。和年初电音节目里选择大张伟当主理人的套路十分相似,一个音乐节目重点不是推歌,而现在的“表演节目”重点不是推演技。

小四身上的争议性在于他的抄袭和人人皆知的小时代系列。

身为剧作,故事是拜金狗血和撕逼,身为导演,片子是一个小时以上的大型剧情mv。将这样一个人设转变成“专业导演”充满风险,但如今的国产综艺大概也志不在此,只要花大力气为争议人物“洗白”,自然有看不惯的网友前来唇舌助阵,热度自然就来。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4)

“引骂”,这是综艺要洗白人物的好处之一,当然以此为由和艺人达成合作也是重要原因。所以近几年这类套路频频出现:众多黑料艺人口碑漂白中心《吐槽大会》,大张伟之“致敬合理”“你们都有偏见”《即刻电音》,再到郭敬明之“烂片也有烂片存在的意义”《演员请就位》。

国产综艺的千层套路,大概每个观众都还要经历很多。

第二步:制定洗白方向 依靠强大剧本杀和百万剪辑师完成素材

其实仔细想想,《演员请就位》令人匪夷所思的并不是小四导演为什么会和李少红陈凯歌坐在一起(毕竟这四位导演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点争议性,要说身上传闻的黑历史大概也是半斤八两),而是为什么一期节目就能让他成了“专业”、“年轻观众”的代言人呢?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5)

来看下节目怎么塑造专业性:

类似套路前网红文章《花果山装逼指南》早理得一清二楚,此处不再赘述。但总结来看无非几步:

一吐专业词汇,二带本质鄙视,三语气说教

首先绝对不能让人听懂,让人听懂逻辑漏洞就能充分被反驳。其次不能赞同,一赞同你的独特性就消失了。最后不能对人平视,不带着高高在上的态度难以服众。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6)

具体来看上面的例子,几个重点:

1.“话剧式”、“小品式” 这种看着专业其实大家都懂的词。如果看过原片就会发现,在“进门、关门”这道题上,一开始根本没设定“影视表演”的限制,像金靖这种科班出身的演员很容易用表演课习惯来应对,再正常不过。无奈小四导演需要拗专业人设,也实在难为他一个非科班导演教科班演员如何表演,又或者,可能小时代里陈学冬的AI式演技才是适合影视的吧。

2.“你”的人称使用。这种命令式的语气在拗专业人设时必不可缺,配合“一指禅”手势,以及“以笔代指”手势效果加倍。

3.“表演永远是……”这种下定义的方法也十分有效,自带明式“听我的”的暴击效果。不过话说回来,小四导演这种自我定义来让人听话的方式比无理取闹的“听我的”还是高明不少,这一句也是整个考题点评中唯一不属于正确废话范畴的点评。但也只是看着高明实际浅显的评论而已,同理我们还可以进行如下造句:

“写作永远是写相反的东西,你写伟大就一定不能只有正面歌颂。”

“唱歌永远是唱相反的东西,你唱深情就一定不能只是全程咽音和哭嗓。”

歌唱节目和读书节目都能用到的点评模板get√

再来看下节目怎么塑造冲突:

首先,片面化嘉宾反应引发观众反感↓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7)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8)

注意这里采用的机位和景别,微仰的角度的确会让嘉宾看起来更加“自大”(当然嘉宾本来的坐姿也的确会给人这样的感觉)。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9)

这个镜头里的嘉宾就看起来“冷静”很多。

而在剪辑小四导演这里,我们就发现百万摄像+剪辑发挥了作用↓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10)

景别更大,而且正面拍摄,显得人更加冷静。

然后在小四导演的发言过程中,不停穿插其他嘉宾的“认同镜头”↓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11)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12)

这个冲突很好的帮小四导演回应了观众对其“作品”的质疑,给小四导演的作品贴上一个“存在即合理”的标签。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13)

其实小四导演反驳逻辑根本对不上质疑,有很多人分析过了这里就不再赘述。而能真正反击小四导演的观点片中也出现了,就是后面嘉宾采访的时候说的话:

陈凯歌谈流量至上发生什么事了?陈凯歌谈流量至上令人震惊(图14)

“不能用廉价的笔触,来引起广泛的共鸣。”

这大概三个多小时的一集节目中,唯一深刻、合理、能支撑一档节目核心性的话了。

然而全网推送的片段中这里神奇消失,想必节目立意也并不在此。看得大家只想鼓掌,套路,都是套路。

第三步:全网推送,洗得白或者骂得爽都是节目的胜利

其实走这种冲突性套路的国产综艺,从来不在乎嘉宾能不能洗白,只要吵架,只要制造情绪垃圾,只要引发评论炸裂,kpi到手节目也就成功了一半。

套路多了,观众也会累,更多是烦。所以这节目最近热度下降,大概也是单一套路的恶果。说到底,媒介制造的东西都假,但人们愿意沉溺,还是想看些真诚和真实的东西。

大概我们的网综,真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多位文艺界政协委员发声:谈“人设崩塌”、流量数据造假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发现,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多位政协委员就演艺圈“人设崩塌”、流量数据造假等问题发声。

张凯丽:好演员先有好人品

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张凯丽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谈到,流量和炒作都是有时间性的,好演员首先要有好的人品,要把德行放在首位。

她谈到,现在很多新闻头条都是一些明星的离婚案或是其他丑闻,这些事件在网络热搜上总会存在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时间,这对于广大网民特别是青少年,是一个很不好的引导,每天总是被这些八卦充斥,相反一些国家大事,一些值得关注的事却被淡化。对于明星八卦新闻一定要控制,特别是对当下一些自媒体的炒作行为,要进行规范和管理。

冯远征:诚信更多凭自觉

3月2日,据中国报道,全国政协委员冯远征在接受采访时回应了如何看待演员与学历的相关问题。他表示,演员的学历不是最重要,学历高更好,演员的学历门槛比较低,有提升学历的愿望是好事,但关键是要踏踏实实真正去学。

据中国报道,冯远征谈到“人设崩塌”问题时提到,大部分演员还都是很诚信的,只是可能某些时候会炒作,为了博眼球,会制造一些话题。而诚信更多的时候要凭自觉。真正人设的崩塌可能在于事情出来了,如果事情没出来呢?所以到底是怎么样去做,是一个综合性的事情。

巩汉林:再好的人设没有做人做基础,最后全得崩

据中国新闻社报道,全国政协委员巩汉林近日出席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小组会议时表示,文艺工要做到德艺双馨,先把“德”这个字做好。说到底还是一个做人问题,什么人设都没有做人重要。再好的人设没有做人做基础,最后全得崩塌。要想做出精品,得耐得住寂寞,有工匠精神。

此前3月2日,据中国新闻社报道,全国政协委员巩汉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演艺界也应该针对流量造假、收视造假的明星做一个征信记录,能使演艺界艺人和公司更守诚信。

郑晓龙:踏实干好自己手里这点活,把片子拍好就是我的人设

据央广网报道,3月7日全国政协委员郑晓龙,在谈到演艺圈内“立人设”炒作的乱象时表示:“我没什么流量,也没什么人设。踏实干好我自己手里这点活是最重要的,把片子拍好就行了,我的人设就是这个人设。”

此前据中国3月3日报道,全国政协委员郑晓龙接受采访时表示,流量造假、学历造假,凡是造假,一定是一个严重的污点。不光是艺人,不管是什么人,都应该坚决杜绝造假,做人诚实是第一位的,其他的都往后说。对于现在市场上的某些电视剧,他觉得是质量不是很高,(这是因为)急功近利,并没有深入到生活中去,来挖掘体验。

“极限第一人”坠亡案宣判,谁为沾血的“流量至上”负责?

曾被称为“国内极限第一人”的吴永宁,此前在攀爬高楼时坠亡。其母将花椒直播平台告上了法庭,认为平台对此没有尽到合理的审查和监管义务,致其子坠亡。日前,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本人承担主要,而花椒直播未尽安全保障义务,平台诱导存在过错,作为运营方应承担网络侵权,判令其赔偿吴永宁母亲各项损失3万元。

这样的判决,在业界和舆论中都被认为是公允的。对于这宗惨案的道理分析和归属,法院也已经讲得十分清楚。法院认为,吴永宁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攀爬高层建筑并拍摄、上传相关危险动作视频均系其自愿行为,其自身的冒险活动才是导致其坠亡的最主要原因。而被告平台公司未对吴永宁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与其坠亡有一定因果关系,但并非直接且决定性的因果关系,只是其中一个诱导性因素,且意外坠亡亦非必然发生的事件。因此,吴永宁本人应对其死亡承担最主要的,被告对吴永宁的死亡所承担的是轻微的。

吴永宁是这一起惨案最大的受害者,却也是最主要的人。对他的缅怀和惋惜很快会过去,痛骂和“不作不死”的说法更不可取。这一切,也是“流量至上”风气结出的恶果,只有深刻地反思并作出行动,才有可能改变,才有可能拯救下一个可能成为吴永宁的人。

流量至上,似乎已经成为了互联网的铁律,对于新兴的短视频产品而言更是如此。流量能带来一夜成名的成就感,也能让一夜暴富的梦成真。多少主播不惜一切地获取流量,有人直播为了满足城里人猎奇心态而夸大甚至杜撰的乡村生活,有人吃恶心食物吃到吐来引人关注,有人直播自虐自残,也有人做各种在生死边缘试探的危险动作来博取眼球。吴永宁只是其中的一个,甚至是不算成功的一个。事发后,其友人曾对记者表示,吴永宁也很担心危险,只是想要赚多点钱。流量的巨大吸引力,就像一层迷雾遮住了吴永宁的眼睛,他带着对危险的担忧做了上百次的尝试,直至有一天再也回不来。

法律的确没有禁止这一类危险行为的直播,法无禁止即允许,平台没有禁播,不算犯法。然而,说着“活该”的网友不仅充满恶意也有失偏颇,平台真的一点都没有吗?平台本身就是流量的获益者,也是流量至上的最主要推动者和拥护者。而具体到吴永宁的事件中,原告的确未能证明吴永宁是为了完成和平台的签约内容才屡次冒险,但平台邀请过吴永宁参加代言活动,毫无疑问,平台对徒手攀爬高楼的这种直播内容是知晓的,而且是默许、纵容甚至诱导的。不仅是这样的危险行为,上述的低俗、猎奇、血腥、暴力等等的直播内容,以及以往被痛批封禁的未成年妈妈等内容,平台难道就毫不知晓没有推波助澜吗?打开短视频平台,多看看首页的推荐吧,对这个问题或许就会有十分肯定的答案了。

当然,除了本人和平台,那些躲在屏幕后的眼睛,那些为危险低俗的猎奇内容打赏的手,还有他们止不住观看的猎奇心态,也都难辞其咎。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为这一类短视频和直播贡献过流量的人,都是“帮凶”。

吴永宁坠亡案已经有了判决,但事件的结局不该停在这里。“流量至上”已经沾了血,也不止一个人和吴永宁一样付出了无可挽回的代价,主播、平台和观众,都应该为此负责,反省自身。亡羊补牢,为时未晚。